fbpx
You are here
Home > AI > 香港 AI 不甘落後 發展港式能聽能講聊天機械人!

香港 AI 不甘落後 發展港式能聽能講聊天機械人!

早前 IDC 發表《全球AI支出指南》報告,指今年 AI 人工智能支出以軟件與服務各佔超過整體三分之一,當中以零售業將 AI,投放在聊天機械人(Chatbot)的發展最為顯著。Facebook、Google 及 Microsoft 等科技巨頭都在近年積極發展聊天機械人,以接近人性對話為大前提!


廣告


----------------------------


廣告


----------------------------

Google 於年初推出開放領域聊天機械人並採用 26 億個參數的對話模型,能與人類就不指定的話題進行對話。而 Facebook 亦於年中推出 Blender。Microsoft 則於 7 月期間,將其 AI 助理的業務分拆為獨立運作。科技巨擘在 AI 聊天機械人範疇磨拳擦掌,本港企業亦不甘落後,積極發展本地化的聊天機械人,更取得驕人佳績!

Microsoft:AI Xiaoice
Google:Meena
Facebook:Blender


廣告


----------------------------

Asiabots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黃梓豪 Thomas 表示,公司團隊早於三年前已開始發展 voicebot 的話音技術。他們有感目前不少企業開發 chatbot 或 voicebot 都只在應用外國技術,未必能夠切合本地企業廣東話及英語夾雜的語境所需。因此,從四面八方搜集本地話音數據,以自己一套「港式」數據庫研發地道的聊天機械人。

Asiabots 參加「 IFTA 金融科技成就大獎 2019」,晉身創新科技類別中的最後三強


廣告


----------------------------

早於 10 幾年前不少本地企業,例如銀行或政府機構使用的互動話音系統 (IVR) 作為客戶服務,時至今日不少系統已為人詬病,例如聲調極不自然,似在模仿機械人沉悶單調的發音風格。又或者需要致電者重覆聆聽多次電話指示,然後按指示按鍵,由 1 聽至 9 已耗費了不少時間,有時也因為按錯鍵而要將整個通話取消,費時失事。

話音聊天機械人的由來

隨著企業網站及手機應用普及,企業如銀行、航空公司或電子商務也在網站加入文字式的 chatbot。免卻聘請接聽電話查詢的客戶服務人員,需要全天候守候。儘管如此,大部分企業都只選用由歐美開發的聊天機械人技術,未必能完全與本地粵英混雜的文字語境相配,促使 Thomas 與其團隊研發廣東話自然語意系統(Cantonese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簡稱 NLP),決心打造地道的話音聊天機械人。


廣告


----------------------------

Voicebot 與 Chatbot

Amazon Alexa、Apple Siri、或 OK Google其實只限以聲音作為取決元素,缺乏按鈕、列表、建議答案和選項等文字 Chatbot 的元素。Voicebot 與 chatbot 不論在使用和構造其實也不盡相同!前者擁有人工智能自然語意處理、話音識別系統和話音合成系統。

話音聊天機械人


廣告


----------------------------

最困難之處

香港市場較小,要建立廣東話的詞彙庫相比廣泛使用的英語或普通話龐大數據較為困難。雖然透過話音就能夠較易掌握,不過在開發 voicebots 最困難之處,除了增加本地詞彙外,另一痛點就是要處理交談者談話時的語氣。相同句子以不同語氣表達,可以衍生千變萬化的含義。

Asiabots 運用自然語言理解 (Natural Language Understanding,NLU),令 voicebot 也略懂「讀心術」,將語句當中關鍵字拆解,尋找整句說話的實體和意圖,從而配對最貼近的回應。

Thomas 也表示如果發現交談當中出現問題,會立即由 voicebots 轉交由真人客戶服務處理


廣告


----------------------------

難以置信將來的 AI 究竟會進步到怎樣,但相信一定會對社會做成很大的影響!當然,最不希望會影響到人們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廣告


----------------------------
April
April
喜歡文字,渴望可以以文字影響生命。 更渴望能夠帶動讀者了解新事與新物。 讀者未必記得我, 但我相信一定會記得我的文字。 - -我係April- -
Top